640人已参加,报名有惊喜

热点解读

咨询热线:

18083809921

座机: 0871-65511348

邮 箱:yin84196@163.com

地址: 昆明市五华区一二一大街229号

当前位置:首页 » 热点解读
“户多多”再催户籍改革
时事点击
2013年1月17日,神木县农村商业银行原副行长龚爱爱被网贴曝光称“在北京有20余套房产,折合人民币近10亿”,龚还有另一个名为龚仙霞的身份证,龚爱爱因此被网民称为陕西“房姐”。后经媒体查实,除已被曝光的两个户口外,龚还有两个户口分别在北京市朝阳。区奥运村派出所和陕西省神木县大柳塔派出所。《京华时报》1月6日报道,河南郑州“房妹”一家四口也曾均持有双重户口。据调查发现,2011年3月23日,“房妹”父亲、二七区房管局原局长翟振锋通过关系人王峰找到项城市公安局秣陵派出所内勤张新生,通过张新生办理了入户手续。翟振锋靠着这些户口信息来隐匿自己的财产和房产,全家购买了29套房产,而他位于郑州市嵩山路出所的户口名下,却没有一套房产。
新华网1月30日报道,山西运城市纪委干部张彦被调查确认有两个户口。张彦原籍为运城市夏县,2006年张彦将夏县户口迁往北京,当地公安部门注销其原籍户口。2009年3月,夏县裴介镇派出所负责人、现任夏县公安局督察大队负责人薛俊龙明知虚假仍给时任夏县公安局局长孙红军的妻子张彦办理身份证,名字变为冬岩。目前薛俊龙已被停止工作、接受调查。从法律的角度来说,每个中华人民共和国公民只可能有一个户籍和一个身份证号码。《中华人民共和国户口登记条例》规定,公民应当在经常居住的地方登记为常住人口,一个公民只能在一个地方登记为常住人口。1986年,《中华人民共和国居民身份证试行条例》公布,自此,中国通过居民身份证制度对居民户口实行证件化管理,即一人对应一户一证。
在我国,户口涉及买房、贷款、计生、社会福利及出入境等多方面的公民待遇,例如,2011年以来国内各大城市实行的房产“限购令,就是以户口为单位进行限购。房多多”同时也是“户多多”的原因,有钱有权的人通过违规违法手段,办理同名异地户口,或者当地异名的户口,他们或为官员转移财产,或为非法经营,根本原因是在户籍“掩护”下干些非法勾当。从2012年年底至今曝光的多个“户多多”案件再一次把户籍制度改革推上了风口浪尖。
权威声音
◎习近平在全国政法工作会议上就做好新形势下政法工作作出重要指示:按照党的十八大关于加快户籍制度改革的部署要求,统筹考虑各地经济社会发展水平和城市综合承载能力,区别情况、积极作为,稳妥有序推进户籍制度改革,逐步让大多数流动人口在城镇和农村安居乐业、各得其所。

深度解读
◎现状分析
中华人民共和国户籍制度是中华人民共和国对其公民实施的以户为单位的户籍人口管理政策。户籍表明了自然人在本地生活的合法性。长期以来,中华人民共和国人口管理方针的制定与实施均建基于此项制度。中国户籍制度的特点是,根据地域和家庭成员关系将户籍属性划分为农业户口和非农业户口。这种做法在新中国成立初期曾起到积极作用,但随着城乡交流的日益广泛,该制度已引起愈来愈广泛的争议与指责。由于城乡户籍制度,城乡两部分居民有不同的社会身份,这两种身份在地位上截然不同,配置的社会资源也完全不一样。拥有城镇户籍的城镇居民获得较好的资源,在享有教育、补贴、劳保福利、社会保障,以及医疗、教育和失业保障等各方面的优厚权利和待遇,而农村户籍的农民无法获得这些好的资源。这就直接或间接地拉大了城乡收入的差距。在很大程度上,社会资源配置的不公造成了城乡收入分配
的不均。在城乡二元结构下,社会资源并不是由市场来配置的,而是政府根据城乡分割的原则进行配置资源。户籍制度剥夺了农民对居住地点和工作的选择权利,使农民被迫在低收入岗位和低收入地区工作,造成了城乡居民在就业和创业方面初始条件方面的不公平。城镇居民有机会进入国有企业获得稳定的工作,而农民却很难进入国有企业工作,更不用说进入垄断行业。农民即使能够进入这些行业工作,也只能是临时工,不能享受与正式工一样的收入和待遇。
户籍制度是城乡撕裂、贫富撕裂、政府和公众撕裂等“撕裂现象”的重要原因之一。以北京“公务员热”为例,其根本原因在于考取公务员几乎是获得北京户籍的唯一途径,而该户籍意味着获得购房、买车、子女人学等等与诸多非京籍人口严重不对等的权益。
◎问题原因
1.户籍制度从上世纪50年代末至今,没有实质变化,随着经济飞速发展,没有及时同步改革的户籍制度因成为政府控制治安对象的手段之一,“长期以来的保守公共行政理念并未随着市场经济的深入发展而改变,造成政府部门对于人口流动带来社会秩序变化的担忧,并选择了强化控制”而早已走样。在现实中导致“用制度创造了对立”。
2.承袭自计划经济时代的户籍制度弊端严重:在政治上表现出对公民权利的身份歧视;在社会上分割了城乡居民从而加剧了阶层分化和城乡差距;在经济上违反市场经济的要素配置规律从而降低经济增长的绩效,也阻碍了城市化进程。因此,自本世纪初开始,该制度成为众矢之的,改革呼声渐高。
3.站在地方政府的立场,城市落户政策更多地是资金、人才这些有限“核心资源”制度化的竞争机制,和社会服务、社会保障这些主要受地方财政约束的公共物品的理财工具。政府更关心把城市人口分类并置于不同的权利范畴。因此,10年来,地市级以下放开户籍一直无法落实。地方政府回避此项改革原因主要在于对巨大财政压力的担心。而站在社会大众的立场,落户门槛可能是一代人的命运分界线。因而,部门利益博弈同样是户籍制度改革的严重障碍。
4.因户籍制度问题引发的“异地高考”、生育政策等诸多类似问题,已导致各种利益阶层之间的强烈对抗,引发诸多社会矛盾。
◎对策建议
户籍制度改革所要解决的问题不是户籍自身的问题,而是“附加其上的利益”。综观此前十多个省市户改实践,之所以没有实质性突破,因为都是形式上的变化,尚未真正实现利益分配的公平。因此,为了真正实现户籍制度的改革,需要做到以下方面:
1.需要变当前由地方主导进行户籍制度改革为自上而下地推行户籍制度改革。也就是由中央进行户籍改革顶层设计,并具体规定不同级别城市户籍制度改革方案,要求各地按照自身城市级别分别遵照执行。如此才可能突破地方政府对于户籍制度改革的阻扰,让户籍制度改革得到稳步扎实推进。同时,也赋予地方政府一定的权能,给其改革缓冲的必要时间。要引导地方政府的行政意识变化,明确地方政府应该提供服务的职能。
2.改革现行中央地方财税分成机制,适度增加地方财税收入留成比例,扩大地方可直接支配财税收入,以此减轻地方因为执行户籍制蔓改革政策将会增加的财政压力,并由此而消弭地方政府对于户籍制度改革的抵触情绪,从而促使户籍制度改革能够更好地得到实质性推进。
3.要落实放宽中小城市和小城镇落户条件的政策。加强农民工职业培训、社会保障、权益保护,推动农民工平等享有劳动报酬、子女教育、公共卫生、计划生育、住房租购、文化服务等基本权益,努力实现城镇基本公共服务常住人口全覆盖。